遵化信息网客服电话:186-2311-3293 周一至周五早8:30-晚5:00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申明 使用帮助
  当前位置:首页 -> 遵化新闻 -> 遵化这个家庭很特别,故事很感人…… -免费发布信息

遵化这个家庭很特别,故事很感人……

发布时间: 2020-05-20 23:28
 这是一个奇特的家庭,集中了世界上许多的苦难,也凝聚了人间最真的情感。一个弱女子,五十年如一日,不放弃一对瘫痪的病儿。一个“上门女婿”,扛起了岳父母一家人的重担。在病魔面前,他们用行动诠释责任,扛起生命的重量,彰显遵化孝老爱亲的大爱。

  提起河北省遵化市新店子镇冯各庄村的陈兰珍,人们印象最深、赞叹最多的是她曾经40多年的接生经历和50年照顾两个瘫儿的感人事迹。同时让人们挑大拇哥的是陈兰珍的大女婿郑义,他举家搬迁,租房租地养家,30年如一日帮岳父岳母伺候两个瘫痪兄弟。

  柔肩担大爱 耄耋护瘫儿

  1968年,陈兰珍和张宝贺的大女儿张丽红的出生让一家人欣喜不已,1971年大儿子张力的出生更加惹人艳羡。然而到张力7个月时不幸降临了,本来健康机灵的孩子突然发起高烧,多日不退,并伴有时时抽搐。陈兰珍两口子急忙抱孩子跑到县城看病,但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连病因也没有找到。于是,他们又坐车到天津254医院,诊断结果为脑垂体瘫痪,这种病将导致人终身只能在床上度日。这不啻于晴天霹雳,陈兰珍哭了:“难道这么可爱的孩子就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了?”她抱着一线希望,辗转于遵化、昌黎、唐山,看过医生,请过大夫,甚至还求过“大仙”,但都无济于事。当时,听人说汤泉乡有人扎针治病很灵,陈兰珍夫妇从此踏上了三年为子扎针路。每天早晨5点钟出发,张宝贺骑上家里的破自行车,驮着怀抱孩子的陈兰珍,到晚上掌灯时候才能返回家里,往返50多公里,但病情却没有任何好转。

  祸不单行。1976年,陈兰珍的第二个儿子张伟出生了。同样在七八个月的时候,张伟也没能逃过病魔的厄运:脑垂体瘫痪。望着诊断书上的5个字,看着炕上一大一小两个儿子,想起6年来为张力无功的治疗,陈兰珍两口如坠暗夜,欲哭无泪。陈兰珍夫妇没有被这塌天灾难击垮。“我生的孩子,我就要把他们养大,让他们好好地活着。”陈兰珍擦掉泪水坚定地说,“他们在炕上瘫一辈子,我就要侍候他们一辈子!”张力生来就没有吞咽功能,自己不会吃奶,陈兰珍就竖着喂奶,把乳汁一滴滴地滴到孩子嘴里。自从有了张伟后,每天早上4点,陈兰珍就起床、烧火、做饭,抱完老大抱老二,给他俩刷牙、洗脸,一口一口地喂饭,一直忙到上午9点多;接着又开始操持中午饭、晚饭……如此周而复始,无一日例外。两个孩子不能节制地大小便,一整天下来,陈兰珍几乎没有片刻休息时间。饿了,就胡乱吃几口凉菜、剩饭;累了,就自己轻轻地捶捶背;困了,就只能等儿子们睡着时眯一会儿。面对无尽的辛劳,陈兰珍自己说:“我也烦过、恨过,但从未想过放弃!”

  而作为一家之主的张宝贺则独自撑起了家中的经济重担。十多亩地,自己种、自己收,实在忙不过来,只得求邻里帮忙。为了多挣些钱给孩子们买药治病,他经过商,卖过树苗。上世纪80年代初,他去外村给人嫁接树苗,七八里的路他都是起大早跑过去,晚上再一路跑回来,一天挣回来两块钱。“那可真是血汗钱啊!半个月挣回来30块钱,这可是全家的救命钱啊!”

  善心女婿 重情重义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陈兰珍还有两个女儿,都嫁往他乡,但父母的言行始终影响着他们。从小时候起,两姐妹就没有同龄人的游戏时间,力所能及地为父母帮忙。1989年,大女儿张丽红嫁给唐海县23岁的郑义。为了帮助父母伺候两个弟弟,夫妇俩结婚时就把家安在了冯各庄村,租住别人的房子,靠租种几亩地谋生。

  老天好像诚心和张宝贺一家过不去。2014年,当过多年村干部的张宝贺突发脑血栓,落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视物模糊,行走艰难,吞咽功能严重受阻,生活勉强能够自理,被确定为三级残废。然而,灾难并没有停止。2017年,张丽红突发脑出血,双腿失去了行走能力,再也不能帮母亲照顾父亲和两个弟弟了。同时,因糖尿病并发症和高血压影响,陈兰珍的听力和视力严重降低,腿脚总是胖肿,只能靠拄拐缓慢移动。虽然有小姨子张丽梅不时回家帮忙,但照顾三个残疾人和两个病人的重担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大女婿郑义肩上。“只要有我在,就不能让他们受苦,这是我的义务。”这是郑义这个汉子常说的一句话。

  四邻八村的人们都了解这个和他们朝夕相处30来年的外地人,“郑义可是张宝贺一家的救星,没有郑义,这一家人早就完了”。的确,作为家里的顶梁柱,郑义既要抽空到地里干活,挣钱养家,又不能走远,预防随时出现的护理问题。近几年来,他几乎忙成了陀螺。每天早晨6:00起床做饭,照顾完一家人的吃喝拉撒,9点左右跑到地里干农活,临近中午还要赶回家做一家人的午饭。郑义每月还要跑一趟市医院,去为岳父母和弟弟们到慢性病门诊取药。这时,只有请邻居们帮忙照看家人。因为照顾家人,郑义在租种的三亩地上栽植的树苗或因打药不及时而遭受病虫害,或因错过卖苗时间而降价销售,但他从没有把这些损失放在心上,一如既往地把服侍几位亲人当作主业。在日常服侍中,伺候两个弟弟大便是一项极其艰难的工作。张力每次都要靠4、5只开塞露才能排便;张伟身体畸形,根本坐不住,每次都是郑义把身高近1米7体重近60多公斤的张伟抱到厕所后,把他放在腿上,自己再坐在凳子上把便,张伟因常年卧病在床,有严重的便秘,每次如厕时间都用20分钟左右的时间,这让郑义备受煎熬。张力生来就没有汗腺,黄亮亮的皮肤就像塑料纸,他的汗液无法排出,所以屋内温度不能高,不能出汗,而且室内空气必须新鲜,因此家里温度控制必须精准,这给护理工作增加很大难度。

  病魔无情 国家有爱

  让张宝贺一家人脸上再现笑容的是近年来落在他们身上的“好事”。张力、张伟两兄弟很早就被认定为二等残疾,现在每人每月都能得到126元的残疾补贴;2014年,张宝贺因脑血栓后遗症被认定为四级残,每月领取66元残疾补助金;同年,张宝贺全家被纳入低保范围,目前每人每月给予411元低保金;两儿子纳入五保,每人每月670元补助。2017年,张宝贺家被确定为建档立卡户;镇村医生每周都进家探视;全家每年800元的医疗保险费由市财政代缴;市政府出资3万多元为他们入股美客多公司代养肉鸡项目,每月分红300多元;镇党委政府领导经常带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来探望慰问。

  更让张宝贺一家惊喜的是,他们有病时能放心大胆地住院了。2018年9月,张伟因感冒引起肺部严重感染,呼吸困难,先后住进遵化市医院和唐山市开滦医院,先后从肺部抽出1500多毫升的脓血,半个多月的住院和治疗费达3万多元,而张宝贺家只花了270多元。10月7日,张伟从开滦医院出院时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在轮椅上不住地喊:“共产党好!”近三年,张宝贺一家先后住院6次,治疗费用达5万多元,但自己担负的只有几百元。“党的帮扶政策真好,可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陈兰珍经常激动地流着泪说,“我们一家感谢党的好政策!”

推荐阅读排行